[教师心理]

谁之悲哀

作者:a1401330136 来源:杨巧生 发布时间:2008-04-11 阅读次数:2126

谁之悲哀

这是一场单元考试。

学生们都在用心地做着试卷,教室里安静的很,我也就利用这样一个很难得的清静好时光做一做自己想做的事。于是我就带着我的东西坐在了我们班上最让人头疼的学生的位置上,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坐的,而且他只能一个人坐。

一张试卷,他花了20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自己认为会做的题目做完了。对于难一些的题目,诸如短文分析一类的,他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翻到了作文项。

他注视了作文题目片刻,发出只有我与他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:“怎么写sà”。像是说给自己听的,又像似说给我听的。然后就开始凝神不动,似思考状。我坐在他旁边做自己的事,也不去提醒他,我今天很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才会下笔,又会在什么时候才写好他认为的一篇作文。

后来他开始左右摇摆起来,偶尔瞟一下我写的东西,目光开始游离,并四处地张望。

很快,一节课下课了。我回办公室拿了东西返回,班干部告诉我,他下位抄别人的。为了严肃考场纪律,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喝了他一声,要他自己认真写。他似乎对我的话产生了反感,变得不耐烦起来,进而有意识地左右前后摇摆的幅度更大了起来。目中无人似的撕了点小纸条,弓起食指用眼瞄准了一张小纸条并将它飞弹出去。片刻后他又用同样的方式将另一张小纸条也弹了出去,两张小纸条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他弹落在地。

我也不正眼去瞧他,依然写着我的东西,很想看看他放肆到何种地步。接着他开始躺在墙上,但又似乎觉得还不够舒服,腿脚胡乱地在地上搓着,抓耳挠腮,抠鼻屎。接着,他似乎平静了些,开始向窗外张望,很凝神的那种,可那只是片刻而已。接着干脆完全地躺下来,两脚平伸,一直伸到了我的地盘上,又缩了回去,又伸过来,这次比先前占我的地盘还要多些。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我不看他,若无其事地做着我的事。结果我脚下的地盘全让他给占了,我索性将双腿撤离出来。他见我这样,他也收回了他那两只脚。抓起那张白的刺眼的试卷胡乱地看了一下,又伸了个小懒腰,又似在凝神思考。

谢天谢地!他终于开始写作文了,但又像在画着什么。终于他拿起了橡皮擦掉了刚才写下的那两个“字”,并向试卷上吹了两口气,随即用手掸了掸,又开始前后摇摆起来,似凝神思考状。接着又拿起了笔,在已斜了45度角的试卷上写了个字,很快又被他擦掉了。再后来他躺在墙上,用他那刚配了眼镜的眼睛张望着贴在后墙上的小报,很认真的样子,看来这是他这两节课上眼镜最大的用处了。

离下课只有5分钟了,他大概根本就不会写这篇作文了。果真下课了,作文,他一个字也没有写。

他舒了舒筋骨,站了起来,理直气壮式地慵懒地将自己的近乎空白的试卷递给了组长,然后从我身旁跨过板凳,心安理得地走出了教室的门,玩去了。

再来看看这次作文的题目——“告诉你一件新鲜事”。

[上一篇]:没有了